歌劇魅影 LOGO .jpg

 

我很早的時候就聽過《 歌劇魅影 》的大名,但是只知道這是齣非常有名的戲劇,僅此而已。直到去年朋友帶我進入了《 歌劇魅影 》的殿,先是小說、再來是音樂 CD 與電,從而引起我對於這齣名音樂劇的好奇與興趣。

之後這一年的「 探索之旅 」中,我像學生時代一樣做了許多的功課,從新聞報導、電影 DVD、倫敦首演版與電影版的音樂 CD,到過去的影視版本之網路資訊,乃至圖檔劇照的收集 …… 無一不缺,使得好奇心像爆發的火山一發不可收拾,接著也開始跟著期盼起巡迴劇團的到來了。

早在去年的九月份開放售票後,我們在第一時間之內就買到了最昂貴的門,這也是我第一次砸下重金看的第一齣音樂劇( 還不敢讓家人知道 ),一心期待能夠就近看得更清楚,體驗一下它震撼世界各地的魅力。

0122 號當天陰雨不斷從未間歇。直到坐在國家戲劇院的座位上,看著舞台上用布遮住的吊燈,其中兩條繩索延伸到劇院頂上,那個報導中敘述過兩廳院忍痛挖洞的地方,才漸漸的有了『 喔!終於可以欣賞到世界知名的《 歌劇魅影 》了! 』的氣氛,心裡簡直興奮莫名。當耳熟能詳的管風琴「 序曲 」響起、吊燈緩緩上升的那一瞬間,我竟想起了小說裡的魅影,那可憐可悲的艾瑞克!想著他獨自在劇院地下埋首作曲,陪伴他的只有手上的筆和樂譜、燭光反映在牆上的孤寂身影,以及那架巨大的管風琴 ……


 

激情過後的今天,仔細回想還真是有點後悔!從前不曾前往其他國家的劇場欣賞過演出的我,卻因為先前劇照看得太,使得新鮮感沒有那麼強烈( 雖然還不到全然盡失的地步 ),下一幕將會出現什麼大致都已經預先知道了。基本上第一幕( 上半場 )的劇情以及台詞比較熟悉,所以看字幕的次數也比較少些,但是第二幕( 下半場 )則不然。

 
在這裡奉勸還沒有去看又不大熟悉劇情的人最好先把劇本裡的台詞熟讀一番,因為直立式的字幕置於劇院的舞台的左右兩側,假如你是買一樓大約前十排又靠近正中間附近的座位,一邊看字幕一邊看演出的進行可是會有分心之虞,同時也會增加脖子的負擔喔!
關於唱腔部分的評斷我是外行,報上說有人認為飾演克莉絲汀的瑪妮.拉布( Marni Raab )唱得很煽情又不是很好( 不曉得是怎麼個不好法? ),這我不予置評。當晚飾演克莉絲汀的是安娜.瑪莉娜( Ana Marina ),我覺得她的歌聲並不會輸給原始卡司的莎拉.布萊曼( Sarah Brightman ),有時候甚至比她要好上一些些。她表現出來的情感很豐富,歌聲融入劇情中的心情起伏甚為明顯。
至於魅影的部分,好像歷來的演出都沒有什麼「 不利 」的批判,就連這次也不例外。布萊德.利托( Brad Little )甚至在部分劇情的橋段上還有些激動,歌聲入戲的程度更勝麥可.克勞佛( Michael Crawford )呢!而在大家注意兩位主角的表現同時,飾演卡兒羅塔的鮑林.杜普蕾西絲( Pauline du Plessis )歌聲吸引了我更多的注意( 或許她一出場,那震撼的歌聲讓我精神為之一振的緣故吧! )。她的飆高音真不是蓋的,而且中氣十足!比較遺憾的地方是在《 啞巴 》裡面的蟾蜍聲音叫的次數少了些。
飾演拉烏爾( 勞爾 )的約翰.鮑列斯( John Bowles ),有人說他的歌聲不算精緻,有時候唱得不夠大聲 …… 我覺得還好,他的聲音其實還挺響亮的。老實講平常倫敦首演版的 CD 已經被我聽到爛,因而不免地把他們與麥可、莎拉,以及史帝夫.巴頓( Steve Barton )的歌聲都混在一起,所以關於他們的歌聲我只能憑著一些比較深刻的片段回想。


上半場( 第一幕 )開始,吊燈搖搖晃晃的升起時,我還擔心它會不會升到一半就往下墜,還好它安安穩穩的到達頂上的定位。

緊接著進行《 漢尼拔 》的排演現場。我想《 歌劇魅影 》之所以這麼出名的原因,除了它的樂曲優美又容易記憶、舞台燈光的設計之好、特效場景之多又精美之外,就是每次換景的速度真的非常快速。每當下一段音樂響起的時候,那一幕場景也差不多變換完成,有時候都還搞不清楚他們究竟是如何能夠這樣快速更換的呢!《 漢尼拔 》的彩排場景很壯觀,連那隻假的大象都製做的很精緻、逼真。看過許多的劇照,我認為舞台場景的水準跟歐美的演出一樣,真正好並沒有大小眼。卡兒羅塔唱起「 Think of Me 」的時候,我就不禁想著:那個布幕怎麼還沒掉下來?她唱了好幾句之後才掉,大概是因為她的歌聲也不差,魅影遲疑了一下吧?

輪到克莉絲汀唱著「 Think of Me 」的時候,看過電影版的人都知道她唱到中間的時候,場景會轉換成在正式演出的舞台上。在這裡的一瞬間整個舞台的燈光變暗,演員的變裝之快真是不可思議!此劇最令人稱奇的地方之一就是克莉絲汀房間裡的那面鏡子。在魅影出現之前,我們看它就像是一般普通的鏡子而沒什麼不正常,但是當魅影出現的時候,會發現魅影不但出現在鏡子中,而且還會有克莉絲汀面對著他的影像,但是演員卻是朝著我們唱著「 The Mirror 」,稍後魅影領著克莉絲汀進入鏡子裡面,我們卻發現它竟然變成了一道暗門。當他們兩個從我們前面快速的跑過舞台左側消失後,很快的又從左側出現在上層燈光較暗的甬道布景上,這一對魅影與克莉絲汀很顯然的就是替身。

耳熟能詳的「 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響起,場景轉換成劇院地底的水道,燭臺從舞台的兩端滑向中間的兩旁,中間的空間可讓小船前進,而燭臺主杆逐漸升起( 這個安排又有人不滿意了 ),魅影把載著克莉絲汀的船緩緩的划向舞台正中央( 聽說從前不知道是演出的哪一場曾經有「 當船 」過 ),魅影上岸奔向管風琴,「 Singmy Angel  Sing for me 」魅影好激動呀!而且 Brad 的聲音又非常的宏亮,瞬間的聲音似乎蓋過了 Ana 的飆高音。這艘小船有兩種功能:一是渡河的小船二是克莉絲汀的小床,還真是方便又經濟。



The Music of the Night 」裡頭的歌詞好像有些變化,所以這一段得轉頭看看字幕。Brad 這段唱得很深情,當「 The Music of the Night  」的歌曲接近尾聲,克莉絲汀看到穿著新娘服的自己而昏倒時,魅影就讓她躺在地上並沒有立刻抱起,還在為她蓋上斗篷的時候蹲下來看看確定她昏過去了沒有。

其實想想也對啦!全劇擔任魅影只有一個人,而克莉絲汀卻有兩個人輪流擔綱演出,況且每一場都要抱一次 …… 算一算假日有兩場,平日有一場,魅影的手不痠死才怪!( 除非他要嘛每回都要吃大力丸或是菠菜,要嘛就是生來孔武有力 )況且兩位女演員身高不同,體重當然也 …… 萬一有個閃失怎麼得了咧?在觀眾面前出糗不打緊,人受傷了怎麼辦呀?所以各位看倌可就別再苛求我們的魅影先生了吧!


 


克莉絲汀醒來的時候,魅影正在專注的寫歌填詞。當她「 摸 」到他的旁邊並迅速的摘下面具的時候,魅影氣得大叫「 Damn youYou little prying PandoraYou little demon is this what you wanted to see Curse you」的時候,好像整個劇院都要掀過去了,我也被嚇了一跳 …… 雖然早就知道他會這樣的大吼大叫。

不過在這瞬間卻讓我又想起了電影版的這一幕,傑瑞德.巴特勒( Gerard Butler )那種激動的模樣 ……( 那一句『 妳該死妳這喜歡探查秘密的小潘朵拉! 』聽說麥可超討厭的 ~ 哈哈! )然後魅影竟然就這樣爬向克莉絲汀,真是一大犧牲。不過這又讓我聯想到《 魔鬼終結者 》第一、二集也有這種「 爬行 」的一幕( 真的啊!本人想像力過剩嘛!! )

接著在唱「 Prima Donna 」的多重唱( 好像是七重唱吧? )他們的聲音好像有一點凌亂而不協調,但是並不會很嚴重。《 啞巴 》的橋段很搞笑,不過卡兒羅塔怎麼沒有像電影版裡面那樣拿著扇子跟克莉絲汀玩親親咧?她的歌聲變成蟾蜍聲時,魅影的「 邪笑 」好像小聲了點。


 

 

克莉絲汀帶著勞爾上劇院屋頂的布景的表現非常的簡單,就是滿天的星光以及部分的樓頂與遠景。這時我注意到在舞台外框中央的天使雕像正緩緩的往下降到一個高度。不過在我座位的角度是看不出來魅影此時是不是在上面,等到克莉絲汀與勞爾唱完之後才發現雕像上面突然伸出一隻手,原來魅影早就等在那裡啦!

John Ana 在唱「 All Ask of You 」的時候是有一點急促,而魅影後來把頭伸出來的時候( 就在我的正上方 ),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那痛苦而扭曲的表情。當魅影聽到勞爾和克莉絲汀在遠處唱著「 Say youll share with me one loveone lifetime say the word and I will follow you」「 Share each day with meeach nighteach morning 」的時候,那雙手摀住耳朵的痛苦表情,實在有點像莎拉.布萊曼的主題曲 MVBrad 真是太入戲啦!他的聲音也因此有些扭曲,那句「 You will curse the day you did not do All that the Phantom asked of you! 」像是因為自己的付出沒有得到回報的痛苦與憤怒 …… 不過可惜的是他在破壞吊燈之前沒有發出有如麥可.克勞佛那般由愛生恨的笑聲。

吊燈在他動手破壞後落下,其實我也知道會這樣,但是心裡面還是蹦蹦的跳著。落下的速度並沒有想像中的快,就快要到第三排觀眾的頭上時突然往前滑向舞台,我倒是被後來的「 碰 」聲音給嚇到

滑向舞台的吊燈突然冒出了火花,真是噱頭十足呀!



下半場( 第二幕 )開始,熟悉的間奏曲響起,緊接著就是場景浩大而熱鬧的「 Masquerade  」,喬裝成紅衣死神的魅影最後出現。我知道紅衣死神就在最上面那個人的後面,不過那裡的燈光很弱,而且下階的演員和克莉絲汀與勞爾的載歌載舞、熱鬧非凡得成為大家注目的焦點,因此對於魅影的出現大家會覺得很突然。

在唱「 Masquerade 」的時候,我覺得階梯的隊伍似乎太過往中間靠,和放置在階梯邊緣的假人有一點小距離,所以可以非常輕易的分辨出真假。魅影戴的那個死神骷髏面具的下巴還可以活動( 我以為那就只是個不會活動的立體面具 ),還真有趣。他把自己的創作《 唐璜的勝利 》拋出來後,下面的人還接得剛剛好( 實在是沒注意是誰接的,是吉瑞夫人嗎? ),可見得這個動作應該練習了很久了吧?不然凸槌可就糗大囉!在一陣煙霧後魅影消失了,那種效果就像是變魔術一般。




第二幕的劇情變化與電影版其實差別蠻大的,像是在經理辦公室這段,他們對於魅影的《 唐璜的勝利 》充滿了不削之情。魅影還把經理以及演員、劇院樂團做了一番批評,並指定克莉絲汀獨挑大樑演這齣戲。勞爾為此心生誘捕魅影的計策,但是克莉絲汀並不願意加入這個計畫,在勞爾與兩位經理等人的百般勸說之下才勉強答應。他們練唱的時候鬧出了一些有趣的情節 …… 這些橋段是電影裡面所沒有的,所以我得邊看台上演員的演戲、邊找字幕了解對白。國家劇院的椅子說真的,坐久了並不會很舒服。



克莉絲汀到她的父親墳前,唱著「  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Here Again 」,表達她對於父親的思念與對感情的迷惘。這時候除了樂團的伴奏,場景靜的連Ana 的腳步聲都聽得到。魅影藏在十字架後面唱起了Wondering Child 」,勞爾這時候趕到,要帶著小克離開。我覺得很有趣的是魅影手上的骷髏手杖發出來的火球!( 那個能稱為「 火球 」嗎? )記得好像發射了四次還是五次,可是並沒有什麼威力,就像是不怎麼繽紛的仙女棒,其實勞爾和克莉絲汀根本不用理會魅影的從容地在他旁邊溜過去。但因為劇情需要,所以還是得裝一下下,真是挺好玩的( 真想跟他借來玩玩看 )。在這個場景即將變換前,還可以感覺到發自舞台邊緣冒出的火光熱氣呢!



接著看到一堆警察駐進歌劇院,想要誘捕魅影。其中有一個警察突然出現在樂池與觀眾席之間,我真的沒有注意到他是怎麼出現的,只覺得槍聲蠻響亮的。之後進行到全劇的另一個高潮,就是《 唐璜的勝利 》開演。在「 The Point of No Return 」之中,魅影與克莉絲汀都唱得很投入,動作也和倫敦首演版的沒什麼差別。到了歌曲的尾聲,克莉絲汀突然把魅影的面具拿掉的時候,表情並沒有莎拉那般「 猙獰 」。

最後在魅影的巢穴,勞爾被繩索套住的時候,我想起之前在一個叫做「 愛音客 」的討論區,有一成員說:『 為什麼每次看到勞爾被繩索套住的這一段劇照,都會覺得勞爾的表情好像很爽的樣子? 』哈哈哈 …… 這個好笑!



最後魅影的那句「 Go … Go now – go now and leave me」這段唱腔真的很像電影版裡的傑瑞德。當他面對著猴子音樂盒唱著「 Masquerade Paper faces on paradeMasquerade Hide your faceso the world will never find you」時,聽得出來魅影根本傷心得快唱不下去了,聲音很小。然後「 You alone can make my song take flight  it’s over nowthe music of the night 」也和傑瑞德的唱腔類似,這一句代表了魅影心靈的解放,也算是全劇的真正尾聲重要的是,這句話令我非常的感動!魅影隨後坐上他的專屬寶座,蓋上黑布後消失。這又是令人稱奇的地方,但是真正好始終沒有透漏其中的奧秘,所以只能讓觀眾們費疑猜一番了。

全劇終,全體演員先是一個個的出現,最後在魅影 Brad 的率領下謝了三次幕。這三次我都一直拍手,他們是真的演得很認真、賣力,不拍手給予鼓勵的確很沒禮貌,可是真的是拍到手痠。不過這種機會平常少有啦!
散場時,樂池上的樂團還在演奏著音樂,許多人就上前擠在那裡欣賞聆聽。原本我也想靠過去的,無奈那裡早已擠了一堆人,我雙手拿著柺杖也不方便擠進去,只好退出去門口。不久觀眾席那裡就傳來熱烈的掌聲,樂團演奏完畢。雖然我沒有擠在裡面,不過他們演奏的樂音真的很好聽,真是辛苦他們了!
記得中場休息,我飛奔去廁所在門口的時候,聽到有一位應該是小學女生吧?她衝到她熟識的人座位那裡,一直激動的喊說「 好帥喔!好帥喔! 」真是讓我會心一笑。到了廁所排隊的時候,還有許多人在討論劇情呢!
這次的演出受到了一些批評,從舞台設計到演員的唱腔都有。
演員的唱腔好壞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每個人的觀感皆不同。但是舞台設計的評語我認為就太嚴格了點!我相信每位工作人員與演員都希望把最好的一面呈現給觀眾,但是巡迴表演得把這些「 家當 」帶在身邊到處跑實屬不易( 尤其《 歌劇魅影 》的家當共有 22 只貨櫃之多! ),再加上每個劇院的規格多少都有差別,身為幕後的舞台工作人員因應這些問題本來就要懂得隨機應變。不過在音響方面,兩廳院動用開院以來沒有用過的環場音效( 真是有點浪費 …… )倒是適時的發揮了功效。幕後的音控人員讓魅影無所不在,許多時候都可以看見坐在觀眾席的人們到處在尋找魅影到底在哪裡。
在上半場的芭蕾舞上演時,魅影在跟布奎( Buquet,劇場工人 )周旋的時候是用象徵性的影子作表現,這種安排倒也算是別出心裁。畢竟舞台劇的表現實在有限,不能夠和電影版一樣把所有的劇情完整呈現出來。


總之,這真是一場難得的音樂劇饗宴,要不是待業、沒錢加上行動不便,我還真的很想再買一張最便宜的票看一次呢!雖然說殘障輪椅席的票還有剩,而且我也有資格買,不過可沒有輪椅坐就是。一篇報導說的好,看六次的確不夠!所以現在終於能夠稍稍體會到那些死忠粉絲看了 N 遍的熱情了。

(  註:國家戲劇院對於觀眾偷拍的管制非常嚴格,所以這些劇照都是我從許多網站收集而來。 )

ANNI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