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內訌的開端


據說在西元 1525 年的時候,第十一代印加王瓦伊納.卡帕克( Huayna Capac )被太陽天父印蒂( Inti )召去前,曾經交代眾臣:北方的領土基多( Quitu,今日祕魯北方厄瓜多的首都 )王國由他與基多公主生下的兒子阿塔瓦爾帕( Atahuallpa )治理,而他的嫡出王子瓦斯卡爾.印加( Huascar Inca )則掌管以帝都庫斯科( Cozco )為中心的塔萬廷蘇尤( Tauantinsuyu )。由於這個錯誤的決定,使得這個偉大的帝國逐漸步上亡國之路。



【左】西班牙殖民時期所描繪的瓦斯卡爾‧印加【右】和阿塔瓦爾帕( 畫得還蠻奇怪的 ……


瓦伊納.卡帕克對阿塔瓦爾帕真是寵愛倍至,不僅時常讓他隨侍在側、同吃同住,還一塊兒南征北討。老王原本想把整個帝國都留給這位兒子,但此舉卻違背了傳統的律法,必定會引起印加王公們的爭議與不滿。但是他又不忍心讓這個寶貝兒子一無所有,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盡量為愛子創造有利的治國條件。於是把北方,阿塔瓦爾帕的母系祖國基多王國和一些省份都交給他治理,身經百戰的統領與軍隊也都撥給他遣用。身為嫡長子的瓦斯卡爾.印加對於父王的這項提議一時也沒有多想,就爽快的答應了這項安排。

依照繼位的慣例,為了維持王族的血統純正,印加王必須迎娶自己的親姊妹為妻,生下的長子才有繼承王位的資格。如果這位妻子一直沒有生下長子,印加王得再娶個第二、三位,或更多的親姊妹。如果沒有親姊妹,就得娶和自己血統最親近的,例如堂姊妹或姑姑之類的女子為妻,直到有個兒子能夠繼位為止。因為印加王室的成員們自稱是太陽的直系子孫,所以他們很看重這項法則。由於瓦斯卡爾的母親是父王的親妹妹,是合法的王位繼承人,有外族血統的阿塔瓦爾帕隨然比瓦斯卡爾年長一歲,卻因此不能夠繼承王位。

此外,新王除了這個帝王大位之外,並無權繼承先王的一切遺產,包括用的、穿的與住的宮殿,全都要原封不動的保留。但是先王的住所卻可以由長子之外的其他兒子繼承,同時他們深信先王的靈魂終將會回到早已成為木乃伊的軀體而復活,所以兒子們必須把木乃伊當作和生前一樣的照料著。換句話說,老王所征服的領土都算是他自己的業績,新上任的印加帝王不能沾光,必須得靠自己的實力征服新的土地以增加稅收來養活自己。

因為有這種「 分化繼承 」的制度,所以到了印加的末期,吃閒飯的貴族人口越來越多( 他們不用繳稅、服勞役 ),國家所要承擔的消費也就日益擴大。所以新王上任後除了要盡心盡力的處理日漸複雜的政務之外,也不得不考慮以擴張領土來解決這個問題。

這對兄弟剛開始的四、五年間也都還相安無事。瓦斯卡爾並沒有打算征服新疆土,因為帝國的領土經過歷代先王們的征服,除了兄長所統治的基多王國以北的土地外,幾乎所有安第斯山區的土地全都在塔萬廷蘇尤的治理之下;而阿塔瓦爾帕也致力造福基多和他所管轄的地區百姓,所以也沒過要進行新的軍事征服。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瓦斯卡爾逐漸有了擴充領土的壓力,這才驚覺當初答應父親的這項安排可真是大錯特錯!原因是帝國南方已經沒有土地可以拓展,只有北方尚有新的土地值得征服,但卻被自己的哥哥橫堵在中央,這樣向北拓展疆域的計劃就不能實行了。但阿塔瓦爾帕卻可以往北方任意的擴展領域,直到自己管不著的地帶…… 這怎麼行?同時瓦斯卡爾也開始擔心兄長有這個野心。如果今天不去理會,哪怕有一天強大起來,必定會反過來併吞這個塔萬廷蘇尤的。

瓦斯卡爾每天想到這一點就痛苦不堪,吃不下也睡不著,於是派遣一名親戚為使者去見兄長,表明自己的旨意:『 根據第一代印加王曼科.卡帕克( Manco Capac )所訂下來的規矩,全部的領土,包括父王已經劃分給你的基多王國在內的其他土地,都屬於庫斯科王室所有。父王當初實在不該做出如此安排,不過既然事情已定,我只希望你務必遵守兩個條件:第一,既然所有土地,包括北方尚未征服的都屬於帝國,所以將來你不能擅自征服新的土地。第二,你必須對我俯首稱臣,安分的做個封疆大吏。 』阿塔瓦爾帕表面上畢恭畢敬的順從瓦斯卡爾,並表示給他三天的時間考慮。

三天後,阿塔瓦爾帕做了這樣的回覆:『 不論過去還是現在我都是唯一君王您的臣僕,不但不會想要為基多王國征服更多的土地,而且必要時我十分願意放棄這些土地來獻給您,然後會像以往君王的親戚一樣隱居王宮,隨時依照您的旨意竭誠效勞。 』

瓦斯卡爾聽到使者傳達的訊息後非常滿意,便告知他務必在規定期限內抵達庫斯科宣誓效忠;阿塔瓦爾帕則請求准許基多各省的代表與自己一起前往庫斯科,並依照基多的傳統祭奠亡父瓦伊納.卡帕克,結束後再一同宣誓效忠。瓦斯卡爾不疑有詐,高興的答應這項請求,殊不知詭計多端的阿塔瓦爾帕正暗中策劃一項陰謀,不但企圖奪取整個塔萬廷蘇尤,同時還打算要了他的命。【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小廢柴雜記

ANNI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