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研究的結果


阿塔瓦爾帕有如暴君,瓦斯卡爾的性格溫和,都是當時印加王公們留下來的說法。今天能夠確定的是,他們確實曾經因為領土與王位繼承的問題引發了戰爭,據說瓦伊納.卡帕克感染天花之後似乎有交代下一任的繼承人,不過他幾乎與父王同時過世。



關於這場戰爭,學者研究的結果認為,瓦伊納.卡帕克征服北方基多之後,幾乎把它視為第二首都,阿塔瓦爾帕是他最鍾愛的兒子,父子兩常常一起南征北討,他的晚年幾乎都待在那裡。

瓦伊納.卡帕克的這番作為讓原本團結一致的印加王室開始分裂成兩派,駐紮在基多的軍隊和領導階層都擁戴阿塔瓦爾帕為王。雖說在傳統上君主的繼承人都是由先王所指定,自己和正宮皇后所生下的兒子通常能夠優先繼位,但可不一定是長子。當瓦伊納.卡帕克與可能的繼承人幾乎同時染上天花過世之後,少數留在庫斯科的貴族們思想保守而傳統,他們並不承認阿塔瓦爾帕的繼承地位,所以立即宣佈瓦斯卡爾為新任的印加王。





瓦伊納.卡帕克

 
阿塔瓦爾帕雖然多次對新王瓦斯卡爾宣誓效忠,但也明白瓦斯卡爾視他為敵人,假如自己離開了基多,在庫斯科的弟弟很可能會派人殺掉他,所以無論誰要求他去庫斯科晉見新王,他都不願意去。這個僵局持續了五年,最後還是瓦斯卡爾主動要求接見,但是阿塔瓦爾帕並沒有親自前往,而是派遣一位使者去見新王。瓦斯卡爾不但在朝臣的慫恿之下把這位使者殺掉,而且還打算派遣軍隊強制把兄長帶回來,這回阿塔瓦爾帕可真的被激怒了,他積極的招集軍隊備戰。

剛開始瓦斯卡爾的軍隊佔了上風,阿塔瓦爾帕被俘虜,不過他想辦法逃回了自己的陣營。兩軍再次相遇,這回情勢逆轉,阿塔瓦爾帕贏得了初次的勝利,他把瓦斯卡爾軍隊的將領殺掉,還按照傳統的習俗把他的頭蓋骨製作成鍍金酒杯,這位將領據說還是他的手足兄弟呢!

不服輸的瓦斯卡爾派兵再戰,但這次派遣的軍隊卻都是一些缺乏實戰經驗的新兵,因此敵不過阿塔瓦爾帕那些身經百戰的將士,持續兩天的戰爭終以失敗收場。阿塔瓦爾帕的軍隊乘勝追擊直搗庫斯科,和瓦斯卡爾的軍隊第三次相遇。這回新王採取主動,用火攻戰術驅散敵人;阿塔瓦爾帕的軍隊暫時敗退後又積極的重新整合,改變戰術做了一個埋伏的陷阱。這回他們果然贏得了最大的勝利:俘虜了瓦斯卡爾本人。

之後的經過和傳說一致,瓦斯卡爾被綁在架上,眼睜睜的看著他的親屬、妻妾,以及其他擁護他的人被殺。阿塔瓦爾帕還把他們的屍體掛在城外的一排架子上,藉此警告大家造反的下場就是如此 ……

當然,除了上述原因以及文章開頭講過的「 分化繼承制 」以外,還有另一種說法是圖米邦巴( Tumipampa,在厄瓜多境內、首都基多附近 )這塊土地的繼承問題:瓦斯卡爾宣稱這塊土地應該屬於王室所有,但阿塔瓦爾帕卻堅持認為那是父王指定給他繼承的一部分,結果雙方因此開戰。

這樣的研究結果與文章前面的說法有很多出入,但兩者可以進行比較。不論如何,隨著天花、瘟疫等致命病毒被歐洲人帶進這塊大陸,許多對這些疾病毫無抵抗力的印第安人因此感染而死,就連偉大的瓦伊納.卡帕克都無法倖免;貪婪的西班牙人早就垂涎這個黃金國度,正在虎視眈眈地等待時機佔領 …… 在這國難當頭的時刻,他們兄弟倆竟然還不知道要團結一致,為了王位的繼承而爭得你死我活!

俗話說的好:「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最後的贏家竟是那位目不識丁,早年以養豬維生,卻突然在中年發跡的大老粗法蘭西斯科.皮薩羅( Francisco Pizarro ),這真是令人唏噓不已啊
……【 本篇完 】

參考資料:
《 印加王室述評 》,商務印書館,1996
《 印加人:黃金和榮耀的主人 》,華夏出版社、廣西人民出版社,2002
創作者介紹

小廢柴雜記

ANNI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請叫我廢柴
  • PS.所以說這也應驗了威爾.杜蘭(W. Durant)的話:「一個偉大的文明不是毀於外在的侵略,而是亡於自身內部的衰落。」~~真是令人不勝唏噓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