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緒與京師大學堂.jpg

如果此「 大學堂 」三字真是光緒親筆所題,就一定會有「 光緒御筆之寶 」的方印啦! = ="

 

大家都知道京師大學堂,也就是今日中國的最高學府之一 —— 北京大學,創辦於光緒皇帝實行變法的 1898 年,也是整個戊戌變法中碩果僅存的一個。當年如果沒有他積極的監督籌設進度,這所大學還不知道何時才能誕生呢!

網路上盛傳著一篇關於光緒皇帝在北大開學時的演講文章,原文如下( 有點長 )

 

1898 年戊戌變法,經光緒皇帝下詔,京師大學堂在孫家鼐的主持下在北京創立,最初校址在北京市景山東街( 原馬神廟 )和沙灘( 故宮東北 )紅樓( 現北京五四大街29號 )等處。

京師大學堂是北京大學在 1898 年到 1912 年間所使用的名稱。京師大學堂是中國第一所國立綜合性大學,也是當時中國的最高教育行政機關。

和陸軍學校的一片沉寂不同,京師大學堂的開學典禮隆重之至。光緒不僅親自為京師大學堂題寫了校名,還在開學這天率領軍機大臣、各部尚書一同出席,規格禮遇之高,著實罕見。就連《 紐約時報 》駐遠東的記者懷特,也通過美國公使向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提出申請,希望開學儀式這天能參加。光緒當即同意,並且表示凡是願意參加的西方記者,總理各國事務衙門都要大力提供方便。

而開學的前三天,似乎唯恐沒有人知道,光緒還特意囑咐杜懷川刻印了一批傳單,滿北京城都貼滿了。一時之間,整個北京城像炸了鍋一樣,大小官員和市井百姓都是議論紛紛,這個京師大學堂究竟有何魔力,竟然會引得皇上和朝廷如此重視。

舉行完隆重熱烈的儀式後,光緒並沒有立即離去,而是要孫家鼐將所有的學子們都召集到京師大學堂的禮堂裏,光緒帝要做關於戊戌變法和改革開放的重要形勢報告。光緒帝這位前中國國家最高領導人,老一輩君主立憲改革家,在維新變法運動中頒布了一系列變法詔書和諭令,主要內容有:經濟上,設立農工商局、路礦總局,提倡開辦實業;修築鐵路,開採礦藏;組織商會;改革財政。政治上,廣開言路,開放報禁,允許士民上書言事;裁汰綠營,編練新軍。文化上,廢八股,興西學;創辦京師大學堂;設譯書局,派留學生;獎勵科學著作和技術發明。這些革新政令,目的在於學習西方文化、科學技術和經營管理制度,發展資本主義,建立君主立憲政體,使國家富強。

禮堂裏面黑壓壓的沾滿了將近一千名學子,各部官員和京師大學堂的教習們站在兩側,見皇上進來後,都跪伏在地上,三呼萬歲。

站在人群中的懷特也微微彎下腰去,按照西洋的禮節鞠躬行禮,目光卻帶著些許的激動,望著緩緩走到人群前面的那個年輕的皇上。

這是懷特第一次見到光緒皇帝,也正是從這一刻起,這位《 紐約時報 》駐遠東的記者,掀開了他記者生涯中最為精彩和燦爛的一頁。從一個報道遠東奇聞異事的普通記者,轉變成為打開中國這個神秘而古老國度的西方媒體的第一人。

很多年後,這位後來伴隨著光緒皇帝度過了無數驚心動魄的歷史關口,和這位皇帝結下了深厚情誼的懷特,在他紐約的家中寫道:

那是北京深秋一個明亮的上午,在中國近代第一所真正意義上的大學京師大學堂內,我第一次見到了光緒皇帝,這個古老帝國名義上的統治者。那時候,這個國家的實際權力還掌握在頤和園裏面那個日漸衰老的太后,和她所信任的一大幫官員手中。而這個年輕的皇帝卻選擇了在這個深秋的季節,從神秘的紫禁城中走了出來,走進了他一手開創的這所大學裏面。

他看起來有些瘦弱和蒼白,嘴角帶著一絲淺淺的但卻是無比自信的笑容走到人群前面,平靜的注視著下面的人群。那一刻,我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我無法相信我所看到的這個年輕人,竟然會是這個古老而龐大的國家的皇帝,也無法理解,他臉上那份自信和從容來源於何處。

而此刻,當我撰寫這本回憶錄的時候,我的目光似乎又一次穿過了重重的歷史迷霧,停留在當年那位年輕皇帝的身上。這一刻,儘管已經過去了很多年,我卻忽然發現我其實從來都沒有真正了解這位皇帝,就像我第一次見到他的那個瞬間一樣,心中充滿了茫然、好奇、迷惑和震驚 ……

 

———————————————

 

站在人群前面,光緒沉默了片刻後,徐徐說道:“ 今天是京師大學堂正式開學的第一天,所謂學堂,在朕看來就是研習學問的地方。雲軒閣我們的古人有一個傳統叫作坐而論道,今天,朕就和你們論一論這世間的道。 ”

說罷,光緒抬起右手輕輕的往下壓了壓,“ 大家都坐下吧,朕也坐下。 ”

眾人遲疑了片刻,都紛紛席地而坐,目光有些疑惑的望著前面的皇上。一旁的太監也端過來一把放有明黃色座墊的椅子,光緒一提衣襟下襬,靜靜的坐下說道。

朕從識字開始,朕的老師就在教授朕為君之道,朕親政後,也在不斷學習治國之道。世間的道或許有所不同,但是朕一直在想,對於我們這樣一個國家,什麼才是真正的大道,什麼才是讓國家振興之道! ”

這次開辦京師大學堂遇到了很多阻力和質疑,大家也都清楚,這其中還死了人。死的這個人叫王長益,朕一直在想,他為什麼會死呢?又是誰把他 逼死的呢?朕想到了幾百年前,也有一個姓王的人,叫王陽明,這個人大家都是知道的,他曾經說過一句話,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所以朕以為,王長益之死,就是死於心中之賊!而這個賊,不僅在他心中,也在我們每個人心中,要論清世間的大道,首先就要破除這心中之賊。 ”

王長益,因為家貧如洗,在科舉上面又是幾番落第,頗不得意。這次聽說就讀京師大學堂每月都有生活津貼,將來畢業後還能謀得一個實缺,左思右想後,雖然心裏也並不是十分情願,但還是到京師大學堂報了名。不曾想,他的這一舉動卻惹來了同住在旅店裏的其他學子們的譏諷和嘲笑。王長益為人忠厚老實,也不善言詞,再加上心中多少也有些羞愧,對這些人的嘲諷謾罵更加不敢還擊,只是左躲右閃,儘量回避和那些學子們見面。誰料到有一天晚上,那群學子們在店中飲酒作對,一時興起,竟然在王長益的床頭貼了副對聯。上聯是:孝悌忠信禮義廉,下聯是一二三四五六七。 這副對聯的上聯缺了一個恥字,意思是罵王長益無恥。下聯少了一個八,忘八,意思就是罵王長益是王八。那個時代的讀書人名節觀念甚重,王長益的面子又比較薄,再加上心胸不夠開闊,受了這些天無數的氣,心裏鬱結難遣。晚上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難眠,想到科舉失意,就讀京師大學堂又招致如此的侮辱,一時氣憤之下,竟然用床單在房間裏面懸梁自盡了。

坐在下面的學子們隱隱的發出一些竊竊私語的聲音,光緒淡淡一笑,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然而這個心中之賊究竟是什麼呢?在朕看來,這第一個賊就是偽善!平常大家學習程朱理學,學到的無非是,存天理,滅人欲。可是翻翻我們的歷史,歷朝歷代,靠聖人之學,仁義道德當真就能夠治國平天下了?滿口仁義道德是無法挽救一個國家的危亡的,你們想想,你們所學的四書五經、你們苦苦研習的八股文,能夠抵抗洋人的堅船利炮嗎?能夠改變貪腐橫行,土地兼併,流民千里,國家積弊叢生的局面嗎?重名節而輕實務,這裡面隱藏著的其實就是虛偽和虛弱。再說說你們,如果這次朝廷沒有下旨,讓京師大學堂的學子們畢業後,能夠享有科舉及第的待遇,你們能棄科舉而就新學嗎?朕不是責怪你們,朕只是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能明白,道德改變不了一個人的命運,也根本不了一個國家的命運,空談道德仁義,就是世間最大的偽善。 ”

這第二個賊,就是守舊。說到這一點,朕想把 17 年前李鴻章寫給恭親王信裏的一段話念給大家:中國士大夫沉浸于章句小楷之積習,武夫悍卒又多粗蠢而不加細心,以致所用非所學,所學非所用。無事則嗤外國之利器為奇技術巧,以為不必學;有事則驚外國之利器為變怪神奇,以為不能學 …… 17 年前李鴻章的這些話,至今仍然讓朕感慨啊。 17 年的時間過去了,我們的士大夫,乃至我們這個國家依然如故。世間沒有一成不變的道理,天下事窮則變,變則通。今日的世勢,乃是三千年未有之危局,因循守舊,固步自封,只會讓我們這個國家越來越落後,越來越衰弱。長此以往,國將不國啊。 ”

所以朕今日說了這麼多,就是想告訴大家,朕為什麼堅持要開辦這個京師大學堂?就是希望在座諸君,能夠破除我們心中之賊,以國家強盛為己任,不驕狂,不自卑,正視現實,發憤圖強。 ”

整個禮堂內鴉雀無聲,連最初的竊竊私語都沒有了,只有一片凝重的讓人窒息的沉默。

 

這篇查遍史料文獻上都沒記載的文章,不知已經被轉貼了多少回,卻鮮少人去追究它到底是出自於哪裡。再次細看這篇文章之後,漸漸的產生了幾個疑問:

一、為什麼這篇看似「 報導 」的文章中,那麼盛大隆重的事情只看得見年份而無日期紀錄?實在有違常理。

二、杜懷川和王長益又是誰?據我所知,歷史上在光緒身邊並沒有杜懷川這號人物。如果正史沒有記載就算了,就連野史中也沒有聽說過「 王長益自盡 」這麼一個故事。

三、在戊戌變法前後,光緒皇帝幾時結交了《 紐約時報 》的記者,而且還是一名「 老外 」這樣的「 民間友人 」?

我反覆查找身邊所有的正史記載和關於光緒皇帝的書籍,絲毫沒有收穫。於是再回頭換個方式上網查找確切的源頭,竟讓我哭笑不得 —— 原來這文章是出自於一部名為《 一個人的甲午 》的網路小說。對照過後發現,它是由三個部份所組成,而且中間還經過「 移花接木 」:

開頭兩段也許是刻意散佈文章的人所寫( 一篇文章總要有個開頭嘛! )、第三段是和原文的第四段合併而來、第五段除了 舉行完隆重熱烈的儀式後,光緒並沒有立即離去,而是要孫家鼐將所有的學子們都召集到京師大學堂的禮堂裏之外,後面那一串文字都是小說裡所沒有的「 拼裝版 」,而且戊戌變法還沒到達立憲的程度,只有開設議會( 院 )的計畫階段;中間穿插王長益自盡的故事,則來自第二卷裡的第 21 章〈 無恥莫過於無知 〉;至於其他關於光緒帝演講的經過細節,以及所謂《 紐約時報 》記者的採訪,都是該卷第 24 章〈 心中之賊 〉的前、中段內容。

不知道這部小說的原作者是否知道自己的小說文章,已經被人「 改裝 」之後散布得如此之廣?說真的,我實在很佩服作者能夠寫出這麼符合光緒皇帝如此重視成立大學堂的心情、鏗鏘有力的演說情節,加上這位不知名的「 大德 」又來個去蕪存菁,讓大家不知不覺地相信在歷史上,光緒皇帝真的曾經有過這麼一段演說。

會轉貼分享此篇文章的網友們,對於光緒皇帝其人、其事和他的學養,應該也是有相當程度的了解吧?因為此文的描述,不論是舉止動作還是演講內容的用字遣詞,都和他本人可能的作為或想法相似,就連我剛開始也差點被唬弄過去,可是後來越看越覺得不對勁,才會想要追根究底 。

根據《 光緒事典 》所記,京師大學堂的開學日是在光緒二十四年十一月十九 日,也就是 1898 12 31 日,剛好距離所謂的「 戊戌政變 」—— 光緒帝一切皇權都遭到剝奪的時間 —— 相隔了 103 天,和變法時期一樣長【 注 】。當時他早已軟禁於瀛台,怎麼還可能在外面「 趴趴走 」?

事實上京師大學堂的開學日很令人「 鼻酸 」。當天並沒有什麼《 紐約時報 》之類的外國媒體記者採訪,可是仍然找到了在 1899 年 2 月 6 日,由英文周刊報紙《 北華捷報 》所撰寫的這篇,沒有記載開學日期的低調報導:

 

京師大學堂於兩星期前舉行了隆重的開學儀式。除了該校的西教習之外,沒有其他外國人參加這個開學儀式。

京師的傳教士們,或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人,對此表示相當憤慨,因為西教習們在開學典禮上對著孔子的靈位脫帽和鞠躬敬禮。他們認為此舉表示西教習們跟他們的中國同事們一樣崇拜孔子。有人說,盡管西教習們的本意並非崇拜,但本地的中國人卻肯定會這樣理解。

然而,在中國居住時間更長的人就不會這樣想。雖然中國人可能會真的報道說西教習們對孔子的靈位頂禮膜拜,但就連他們自己也不會相信這樣的話,更別提其他人了。西教習們曾被告知,在這件事上他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辦。但在開學典禮前舉行的教員會議上,他們一致表達了在經過孔子靈位時要脫帽致敬的意願。中教習中的基督徒也被管學大臣孫家鼐免除了下跪磕頭的禮儀,因為後者說他不想強迫他們在這件事上違背自己的良心。孫大人雖然是個保守派,但卻通情達理,具有十足的紳士風度。

 

就這樣,此件值得在中國近代教育史上寫下新頁的大事,既沒有「 重量級 」的領導人主持典禮或致詞,也沒有邀請任何貴賓觀禮,只有孫家默默的率領中西教習和 160 名學生,對著萬世師表孔子的牌位頂禮膜拜,場面著實冷清。

我相信如果光緒皇帝沒有被西太后所幽禁,這麼重大的日子一定不會落得這樣寒酸。他不但會鄭重邀請各界來賓和中外記者參與這項歷史見證,也會親臨現場主持儀式,同時還可能發表演說或談話,現場熱鬧的程度也許更勝小說的描述。當然,時間和日期也會被詳實的記錄下來,不會讓後人這樣費疑猜。

總之,這回想要講的重點就是:凡事要轉貼或是引用一篇文章,一定要先找出原始出處是哪裡,然後還要加以註明,更不能未經原作者的允許就擅自改編原文。這不但是對原作者的尊重,亦是網路上的基本禮節。千萬不要無厘頭的轉貼或引用,否則鬧出笑話不打緊,還可能誤導視聽,甚至引發不必要的法律問題。這次為了要查出這篇文章的原始來源,讓我耗掉了一整個上午才發現呢!momo-03.gif  ( 咦?好像早就已經有人發現啦?好吧 ~~ 那就當廢柴我是孤陋寡聞、後知後覺的蠢蛋吧!icon37.gif   )

 

【 注 】:關於北大的校慶,也就是開學日有幾種說法:

1、1898 年 7 月 3 日:光緒皇帝正式批准《 奏擬京師大學堂章程 》,並且任命孫家鼐出任首位管學大臣。因此嚴格上來說,這天應是所謂的「 籌備日 」。我們都知道,籌備 ( 批准創辦 )並不等於「開張」( 開學 )

2、1898 年 12 月 31 日:據考證,那段時間確實有招生、開學的記載,所以應該算是北大真正的生日( 校慶 )

3、1902 年 12 月 17 日:「老北大」們公認的校慶日,實際上這天只是自八國聯軍入侵而被迫中斷( 1900 年 8 月 3 日 )之後的「開( 復 )學日」。

4、自 1951 或 1954 年起改為 5 月 4 日至今,主要是紀念五四運動。

不論正確的校慶日為何,今日北京大學的前身始於戊戌變法、由光緒皇帝批准創辦,也是戊戌變法唯一保存下來的「成果」,這三點事實是無可爭議的。但有一段時期也許是因為政治或是意識形態等種種因素,而遭到刻意的忽略與切割( 老北大 - 「京師大學堂」時期與新北大 - 「北京大學」時期 ),直到近年來才重新重視這段傳承關係。

 

◎ 小說連結:

 

《 一個人的甲午 》,麵條 2008( 原作者 )

這是一部「 穿越 」( 前世今生 )的架空歷史小說,我認為它屬於「 假如我是光緒皇帝,該如何解決『 本尊 』當時所面臨的問題? 」這類的想像創作,如同「 角色扮演 」、「 大戰略 」等,必須動點腦筋才能玩出樂趣的電腦和線上遊戲一樣。所以不必對小說裡所呈現的內容太過認真,放鬆心情欣賞閱讀即可。

 

◎ 參考資料:

 

《 光緒事典 》( 簡體版 )紫禁城出版社,劉耿生  ∕  編著,2010 年

這套「 清史事典 」的系列叢書,係遠流出版社出版授權紫禁城出版社出版的,可是我在書店裡都找不到,只好上網去買簡體版啦!

《 百年黃昏:回到戊戌變法歷史現場 》( 簡體版 )南京大學出版社,余音  ∕  原著,2009

個人覺得這本書對於戊戌變法的始末有著很精闢的分析,而且也不會像學術論文那般難以閱讀。

 

 

, , , ,

ANNI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June
  • 哈哈﹐其實也蠻有創意的呢﹐讀者一個不小心信以為真~~~

    不怕厚著面皮告訴你﹐我也創作了一部小說﹐找到個家﹐是處女作﹐正在入伙﹐邀請你來參觀﹐請多多指教﹗
    http://www.popo.tw/books/25125
  • 哈哈 ~~ 其實在 GOOGLE 打出關鍵字「 光绪皇帝在北大的讲话 」,還真的是一堆論壇或博客都有哩!在我的印象裡好像連北大自己的論壇都有人轉貼,好誇張!

    可是 …… 難道真的沒什麼人會去查證嗎?其實也不盡然。少數的論壇回應欄裡面就有成員稍微提示過,只是愚鈍的我當時沒意會過來,差點上了當 = = ~~( 糗~~ )

    ——————————————————

    真的嗎?好呀!等我考完試再過去您那裡晃一圈拜讀大作 ~~ >▽<

    唉……像我這樣連寫個博客文章都要修改好幾次的人,根本沒有寫作細胞,還是回家畫圖好了。

    話說一般能夠搜尋到的這張光緒帝唯一公認的相片,解析度都太差,不過我仔細模仿畫好之後還真是方便,可以運用在很多自己設計的畫面裡。我也畫過珍妃,只是畫稿還躺在硬碟裡休息。等到有空閑的時候再來做個細部「 整容 」與上色加工吧!XD

    不過這得等到考試完畢之後才能動工 ^^

    ANNIEVAN 於 2011/04/15 19:14 回覆

  • June
  • 我這部創作和光緒無關﹐但經次一役﹐真正體會寫作過程的艱巨﹐改來改去還是有很多要改進的地方。
    原來你是繪畫的啊﹐我先記錄在案﹐將來說不定要找人做插圖呢(做夢去吧~~~)
  • 沒差呀!小說的題材這麼多,不一定非得寫光緒不可( 寫他也未必簡單哩!) ~~ ^^

    我就是不擅長寫文章,可是有時又很想不吐不快,所以臨時寫了一堆文,草草檢查一遍就貼上來,然後自己看過又唸過遍覺得不妥又再修改 …… 就這樣一直改到我認為句子和辭意通順了為止。大概國文和作文的底子不夠好吧 ~~ = ="

    其實不論是動畫、漫畫或是小說,甚至是影視創作,「 前置作業 」很重要。不論是文學底子,還是講故事的本領都得下工夫才行( 學問可大的哩 )。

    假如要著手從事歷史、科幻或是其他牽扯到專業領域的創作,就必須了解這些行業的專門知識才行,例如歷史的考據、當時的社會風氣、禮儀制度、各行業的生態,以及與之相關的科技知識 …… 等。就連演員也必須揣摩特定角色的行為舉止、心理等狀態,以達到「 演什麼像什麼 」的境界。

    而所謂的「 架空歷史 」、恐怖、武俠等看似可以「 無厘頭 」隨便編編寫寫( 畫畫 )的創作,也得具備基本的演繹邏輯、民俗傳說和典故、某項歷史常識,才能有足夠的材料亂掰。換句話說,就算要「 瞎掰 」也得有所根據才能成立。例如田中芳樹的《 銀河英雄傳說 》就有歐洲貴族政治與美國民主政治的影子;另一部《 十二國記 》也有古代中國的味道,而《 時空轉抄納茲卡 》則是以古印加帝國末期為背景的「 穿越 」( 前世今生 )故事,三者皆屬架空的歷史創作。(《 一個人的甲午 》嚴格上來講也算是這類的小說 )而武俠小說最有名的金庸就更甭提了,看過的都知道他「 功力 」很深厚。

    這篇〈 光緒在北大的演講 〉在一般人都無心追查原文出處的狀態下,輕易的信以為真,也算是比較高明的一種。XD

    然而有些創作的內涵,甚至要等到自己的人生已經有足夠的歷練才編寫( 畫 )得出來,例如手塚治虫的漫畫作品。因為現在的讀者或觀眾不好騙,也很挑剔,如果天馬行空又毫無邏輯可言的亂掰,總會被「 抓包 」;作品沒能得到共鳴,這項藝文創作也就不算成功,除非這只是寫給自己看的。

    我從前畫過動畫,也擔任過漫畫助理,這裡也發表過部分的畫作當做文章插圖和 CG 教學文章。之前也欠了一屁股畫 ~~ 哈哈!

    等考試告一段落之後得開始還債了。^^"

    ANNIEVAN 於 2011/04/19 23:22 回覆

  • June
  • 我老是覺得你是文思泉湧呢﹐每次我片言數語﹐你都會洋洋灑灑的寫一篇回應~~
  • 哈 ~~ 表示我很重視大家的留言呀!( 踹 ~~ @@ )

    開玩笑的啦!其實以上講的只是我的工作經驗談而已。

    那時跟著漫畫家工作,不但可以學到畫漫畫的技巧,也能學到如何收集資料、觀察週遭一切細微的事物、故事的構思,以及畫面如何分鏡與構成、劇中人物的性格如何塑造等等概念。

    有些技巧一般在外面的補習班或是講座都不太會講到,漫畫家也不見得會親自解說,所以自己得偷偷地學習。說穿了,小說與漫畫或影視等藝術創作的道理都是相通的,只有表達的方式( 文字、圖畫或是影像 )有所差別罷了。不過我的功力還不能夠獨當一面,只會講一些觀念而已啦!

    至於我的畫圖的概念大都學習自動畫公司。但是規模較大的動畫公司是學不到什麼東西的,因為分工太細。反而是小公司才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有道是:學到就是賺到,別人無法竊取也搶不走。^^

    ANNIEVAN 於 2011/04/29 09:46 回覆

  • enjoypp
  • ^_^ 很有意思的考證,這篇文章乍看真會以為是文憲,縱然是偽文。
    說故事的鋪成與當時的光緒皇帝心思該也是恨切貼的。
    多謝分享與資料收集賞析~~ 真好!!
  • 唉 ~~ 偏偏許多人就這麼輕易地相信了 .....

    只能說,現實往往比想像的還要殘酷呀!

    ANNIEVAN 於 2014/03/02 20:14 回覆

  • 訪客
  • 暫且不看出處, 看文體就懷疑不真. 當時尚未流行白話文
  • 您說的也沒錯。不過看看當時的奏摺等公文件與其他私人記載,裡面語句已經算是挺白話的 ( 至少有 85 - 90 % 的內容並不難理解 ),只是沒有斷句而已。因此初次草草瀏覽時並無感覺,回頭再仔細閱讀才發現漏洞百出。 XD

    以我個人對於光緒皇帝這位歷史人物的了解,這種「皇帝公開演講」的事,就算他的思想再怎麼開明、不以為意 ( 光緒帝曾經邀請外國公使聆聽自己的英文演說,卻被公使們禮貌地拒絕呢!),別說此舉有違傳統,就連在戊戌「政變」之後根本就不可能發生,更遑論內容裏頭的其他細節了。

    ANNIEVAN 於 2014/04/29 01: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