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定國是詔  

《 明定國是詔 》

 

有人認為光緒皇帝的變法很偏激,甚至說他是個誤國「 憤青 」。我個人的看法是,作為改革派的維新黨人確實很急躁,可要說光緒帝他本人的思想很「 偏激 」也搆不上,畢竟當時整個國家真的已經到了「 不變法,就亡國 」的地步,他根本別無選擇。當然,我更不能同意光緒皇帝是個「 憤青 」的評價。

 

戊戌變法的歷史教訓

 

作為光緒皇帝主要的政績,以及近代中國邁向現代化契機的戊戌變法,之所以會失敗的原因並不難理解。只要是涉及「 改革 」,都不可能在一朝一夕之間就能夠成就的。維新派的改革進度過於躁進,也沒有給予緩衝時間,即使地方官員與士紳有心配合也無力消化,更遑論當時官員們陽奉陰違的辦事態度非常普遍,見怪不怪。

求好心切的光緒帝在毫無配套或是補救方案的規劃之下,無預警而大幅度的改變已維持千百年的科舉考試制度,還迅速的裁撤許多早已失去行政功能的閑散單位,當然 會引發廣大的「 失業 」官員和寒窗苦讀多年,渴望「 一舉成名天下知 」的考生們激烈抗爭,而且這場維新運動要「 修理 」的對象不分滿漢,當改革的大刀揮向早已習慣由政府「 包養 」的八旗子弟時,會收到同樣的反應也就可想而知了。

其實,那時候還是有人看出問題所在。光緒帝的師傅之一,時任吏部尚書、協辦大學士的孫家鼐認為,變法自強宜統籌全局,分別輕重緩急,謀定後動,並以醫療治病的比喻提醒這位天子門生:

 

…… 顧今日時勢,比如人患痿痹而又虛弱,醫病者必審其周身脈絡,何者宜攻,何者宜補,次第施治,自能日起有功。若急求癒病,藥餌雜投,病未去而元氣傷,非醫之良者。 ……(  請飭刷印《 校邠廬抗議 》頒行疏,光緒二十四年五月二十九日,西曆 1898 年 7 月 17 日  )

 

同年七月二十日( 1898 年 9 月 5 日 ),在時任總理衙門章京刑部主事的張元濟建議開設議政局時,也提過類似的看法:

 

近來臣工條奏凡有交議,廷臣多不能仰體聖意,切實議行。或詭稱已辦,或極稱不便,無非欲暗行駁斥。即有一二議准,亦附支吾影射,貌合神離,迴失原奏本意。蓋諸臣賢愚不一,新舊殊途,各懷一兩不相下之心,而又不能獨其是,故成此不痛不癢之公事。

…… 泰西各國,行政與議政判為兩事,意至良,法至美也。中國則不然,以行政之人操議政之權,今日我議之,明日即我行之,豈不能預留地步以為自便之計?故政為彼之所慣行者必不廢,廢則無以抑新進之輩矣;政為彼之所未行者必不興,興則顯形其前事之非矣。我皇上欲去一舊法,則多方阻撓;欲舉一新政,則故意延宕,未始 不由於此。且變法之事亦非可易為也。必將撤究其始終,融貫其往來,斟酌其後先,權衡其緩急,而後能施之無弊,行之有功。不見夫良醫之治疾、大匠之築室乎?審脈察情而後定藥焉,繪圖布算而後施工焉,故病無不治而室無不成。今我皇上日日變法,而相與審脈察情者誰乎?繪圖布算者誰乎?夫一事之行,其起點甚微,及其究竟,交相引攝者,正不知幾千萬緒,稍一不慎,敗覆隨之矣。 ……

 

提倡任何的變革決定,都一定會牽扯到部分個人或團體的利益,所以遭到激烈反彈、抗拒革新也是人之常情,這本來就是一條非常艱難的道路。我們如今都知道,推行改革的領導者不但必須擁有足夠的權力,還要具備一定的魄力與膽識、長遠的眼光與目標,延攬有能力制訂適當計劃的幕僚、慎選任用「 對 」的人材,並給予充分的信任、適度的「 授權 」,讓新政得以循序漸進地貫徹實行,如此才有成功的希望。因此,光緒皇帝的變法節奏十分危險,最終的失敗也是必然。

俗話說:「 欲速則不達 」、「 呷緊弄破碗 」,這實在是一個很沉痛的歷史教訓。

 

光緒皇帝的性格

 

所謂的「 憤青 」是指容易憤怒、思想和行動亦十分激進,有時還偏向極端的民族主義份子,是「 憤怒青年 」的簡稱,帶有貶意。的確,光緒帝做事一向操之過急又容易衝動,脾氣也不是頂好,可是那多半是因為他的個性和成長的環境使然,並不代表思想也是如此。許多記載都顯現出他是這樣的性格:「 急驚風 」、脾氣暴躁,在慈禧太后面前表現得缺乏自信,在其他人面前卻又雄心萬丈、自信十足。

美國籍的傳教士何德蘭( Isaac Taylor Headland )在《 慈禧與光緒:中國宮廷中的生存遊戲 》的書裡寫道:

 

作為男人,中國歷史上很少有幾個比光緒皇帝更令人感興趣。天才的那些個心血來潮及其相應的優缺點他全都有。他可以像凱撒那樣生氣勃勃地大筆一揮,威脅他的大總督,罷免他主要的保守派官員,引進中國人所想到的最全面、最深入的改革。然而他卻在一個女人面前落荒而逃,像逃避惡鬼一樣那樣害怕。

 

同時也提到他的缺點正是「 衝動的性格和難以控制的脾氣 」

八國聯軍攻入北京,慈禧太后挾持光緒帝「 西狩 」一段路時,遇到河水暴漲。太后深怕洋人追上,於是告訴當地人如果能夠把她的轎子抬過河,必有重賞,所以慈禧和「 追隨 」她的一干人等都安全抵達了對岸。而光緒帝的身邊除了抬轎的轎夫之外,就只有一個肅親王善耆。肅王以為那些人會回來幫忙,沒想到他們連頭也不回,光緒當然 是憤怒又著急,直對著他發脾氣。善耆勸慰說:「 臣是皇上的人,臣知道皇上生平因好著急,吃虧多矣。事已至此,臣勸皇上以後莫輕著急。」光緒聽了沉默不語。肅王趕緊再到附近村裡請求另一批人幫忙渡河才追上慈禧,卻不見一位大臣接駕 王照口述《 德宗遺事 》)。這是一則很悲哀的故事,它充份反應出那些見風轉舵的官員與宮監們,早已不把失去權力的光緒帝放在眼裡的勢利心態。

清末太監信修明也做過如此描述:

 

光緒性躁而口訥,每動怒,額筋浮露,口不能言。聞平壤戰敗,憤不能自持。( 《 太監談往錄 》–〈 宮廷瑣記 〉 )

 

此外,光緒帝也有擇善固執、倔強的一面。

老宮女何榮兒回憶說:急躁易怒、總是心事重重的光緒爺,是個性格孤僻又多疑的人,如果橫下一條心,九牛也拽不回來。( 《 宮女談往錄 》 )。我總是在想,固執的光緒帝「 生性孤僻又多疑 」的根本原因,應是長年受到西太后的監視,沒有傾訴心事的知心對象所造成的吧。

受到戰敗的屈辱與刺激,眼看國土一寸寸地被列強瓜分佔領,憂憤的光緒帝居然透過慶親王奕劻,公開向慈禧「 叫板 」要權:

 

太后若仍不給我事權,我願退讓此位,不甘作亡國之君。」慶邸請於太后,始聞甚怒曰:「 他不願坐此位,我早已不願他坐之!」 慶力勸始允曰:「 由他去辦,俟辦不出模樣再說。」慶邸乃以太后不禁皇上辦事覆命,於是商諸樞臣,下詔定國是。( 蘇繼祖《 清廷戊戌朝變記 》)

 

在戊戌變法後期,光緒帝一口氣罷免禮部六堂官之後,照例前往頤和園向太后問安時,遭到訓斥:

 

太后自歸政後,避居頤和園。一日,上詣園朝謁。太后責:「 九列重臣,非有大故,不可棄;今以遠間親,新間舊,徇一人而亂家法,祖宗其謂我何? 」上泣諫曰:「 祖宗而在今日,其法必不若是;兒寧忍壞祖宗之法,不忍棄祖宗之民,失祖宗之地,為天下後世笑也。( 胡思敬《 戊戌履霜錄 》)

 

就這樣,為了展現變法的決心,光緒帝竟暫時拋開了向來對於「 皇爸爸 」的畏懼感,努力捍衛自己的革新理念。

這類可以看出光緒性格的小故事,實在是太多了。

一般而言,作為少數民族的滿清統治著廣大的漢民族,皇室與貴族成員多少都會擁有一點「 民族優越感 」。可是從光緒帝的言行紀錄看來,他與漢民族的情感反而比較濃厚。起居注官惲毓鼎的《  光緒帝外傳  》( 崇陵傳信錄 )裡就有如此的記載:

 

上雅不善八旗所為,頗思黜滿人,倚漢人,又欲革舊習,冠漢姓,融洽無間,為子孫久遠計。滿人多怨之,萋菲之言日聞。

 

瞧,他的心中不但沒有滿漢之分,還想把姓氏改成漢姓呢!而那些「 跪求 」太后出面「 訓政 」的官員之中,滿人與漢人皆有。這樣的人,哪裡還像個「 憤青 」呢?

 

戊戌「政變」的發生原因

 

戊戌六君子  
  

發生戊戌「 政變 」的關鍵是什麼,在過去是個爭論不休的問題之一。長久以來,慈禧太后「 頑固守舊 」的形象一直深入人心,主要是受到康有為與梁啟超的影響。其實,最初太后不但不反對變法,還親自批准「 今宜專講西學 」的改革建議。更鮮為人知的是,在光緒帝親政兩年之後,慈禧便允准他開始學習英文,這在當時可是一件「 駭人聽聞 」的大事呢。然而,太后對於皇帝的變法原則卻設下一道絕對不可逾越的紅線:表面上是「 祖宗之法不可變 」,實際上則是「 休想動搖『 我 』的權力 」。

在「 政變 」發生前,光緒帝與慈禧太后之間的權力關係存在著兩種制度:

一、事前請示:例如重大決策和高級官員的任免。但光緒帝在罷免禮部六堂官和任命軍機四章京 ( 後補侍讀楊銳、刑部後補主事劉光第、內閣後補中書林旭、江蘇後補知府譚嗣同 )時,事先都沒有知會過慈禧太后。

二、事後報備:軍機處會將光緒帝在前一日的硃批、口諭、電旨,還有重要折件及簡要的相關諭旨連同其事由,一起呈報給慈禧。

以上這兩項制度,都在八月初三日至初六日( 1898 年 9 月 18 – 21 日 )發生了變動。在此之前的整個新政推行期間,慈禧太后都對外宣稱自己早已退休不管事,任何事情一律交給皇帝決定即可。但是任誰都知道她是「 人在頤和園,心繫紫禁城 」的。隨著光緒帝的改革政策越來越大膽,無論那些被炒魷魚的官員如何跑去向她哭訴,她都「 淡定 」的不為所動 —— 等待揮出「 致命一擊 」的最佳時機,是她的一貫作風。

以往都公認袁世凱的告密事件( 這個「 密 」,是指康有為、譚嗣同等人策劃「 包圍頤和園,殺掉或劫持慈禧太后 」的秘密 ),是戊戌「 政變 」的原因。不過只要細究兩者發生的時差,並且考慮到當時自天津到北京的交通狀況與資訊傳達的速度,即可推翻這種既有的認定。另一方面,直到目前為止也沒有發現光緒帝知情,或參與其間的直接證據,所以應可以確定他是被冤枉的。而且以他的性格與自小受教的觀念來判斷,光緒也沒那個膽,就算知情也絕對不會批准行動。

「 政變 」的根本原因,近年來最新的研究成果似乎傾向於應是光緒帝在七月十九日( 1898 年 9 月 4 日)未經太后批准,就擅自罷免禮部六堂官( 二品以上的高官任免權都在慈禧手上 ),其次是十天後的懋勤殿( 議政機關 )設立計劃;決定「 訓政 」的導火線則是御史楊崇伊的那份密折:

 

 …… 風聞東洋故相伊藤博文即日到京,將專政柄。臣雖得自傳聞,然近來傳聞之言,其應如響。伊藤果用,則祖宗所傳之天下,不啻拱手讓人。

 

這最後一句話不偏不倚地觸動了慈禧太后那根最敏感的政治神經。當然,此時的慈禧雖然已經提高了警覺,可是還沒有完全下定「 訓政 」的決心,她還要再觀察。另外還有維新派所提出的「 中日合邦論 」,是否也是促成慈禧太后發動「 政變 」的積極因素,亦是值得深究的問題。不過這兩件大事都沒有涉及到袁世凱的告密事件,更何況部分學者主張這只能算是獨立處理「 事權 」的移轉,實在很難說它是所謂的「 政變 」 —— 慈禧太后始終都是大權在握的,她只不過是逐步地把「 借 」給光緒帝的權力全部收回而已。

另外,人們在過去普遍都認為,慈禧太后在八月初四日即發動了「 政變 」。事實上慈禧太后在八月初三日夜裡決定的回宮計畫,確實是以「 迅雷不及掩耳 」的方式進行 ( 於次日傍晚抵達皇宮 ), 可是事先毫不知情的光緒帝,雖然在初四晚上即移住涵元殿,卻沒有失去人身自由,而且仍然可獨立處理政務。因此,應該是慈禧太后正式宣佈「 訓政 」的那天,才算是「 政變 」。但不論整起如何發生,從上面的時間點看來,袁世凱的告密只是導致「 戊戌六君子 」血染菜市口,以及光緒帝遭到軟禁長達十年的結果。

 

結語:是心得,也是感想

 

垂簾訓政詔 - 光緒朝上諭檔    

光緒帝發佈的《 籲懇訓政 》詔書( 光緒朝上諭檔 )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戊戌變法其實就是洋務運動的延伸。由於甲午戰爭的失敗等於是驗收了洋務運動的成果,因此光緒皇帝在西太后的默許之下,企圖擴大改革的縱深度,從過去只學到技術的皮毛( 傳統制度毫無改變 ),拓展到精神與文化、制度等各種內涵的層次。而改革的進度不宜過快的道理,當時僅有少數的人嗅出此舉可能帶來的危機,但是誰又能夠勸阻皇帝放緩速度呢?也只有慈禧才夠格吧!可是她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觀,靜待事態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名正言順的出面上演「 收權 」大戲。時任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的榮祿,對這一老一少的性情倒是觀察得很透徹:

 

皇上性暴,內實忠厚;太后心狠,令人不測 ( 王照《 方家園雜咏紀事 》 )

 

表面上,只有 103 天的維新運動看似一無所成( 只剩下京師大學堂 ),可是後續的歷史演變卻已經證明,這股求新求變的潮流早已抵擋不住。如果說,甲午那年的敗戰是喚起知識份子覺醒的轉戾點,那麼戊戌變法就是封建基礎徹底鬆動的關鍵。個人認為,之後由慈禧太后主導的清末新政,基本上還是沿著維新變法的方向推行,只是幅度比它更深、更廣而已。

這位歷經過許多政治風浪的「 無冕女皇 」,的確擁有十分豐富的「 從政 」經驗,而且作風狠辣又善於權謀,可惜對於近代化的資訊卻「 吸收不良 」。她不懂何謂君主立憲制,之所以會批准實施,是因為經過多人的說服,終於使她相信立憲並不會動搖自身的權柄,大清祖宗立下的基業不會丟失的緣故。只不過為時已晚,歷史的契機稍縱即逝。從這個觀點看來,戊戌變法就不算是「 完全、徹底 」的失敗,而光緒皇帝這種勇於嘗試的獻身精神,也是值得敬仰的。

若硬要說誰才是「 誤國 」的罪魁禍首?我想,把這樣沉重的歷史責任,一股腦兒地推給某位特定人物,成為人們發洩不滿的「 代罪羔羊 」並不公平,同時也容易淪為毫無理性又偏激的「 歷史風涼話 」,不負責任。

這個問題是複雜而多面向的。總的來說,清末時期整個官場和社會制度的弊端叢生、國民素養與品質的落後,還有存在於其他經濟、文化、教育等各種層面,盤根錯節的歷史原因和沉重的包袱,應該才是「 誤國 」最大的根源。難道只要光緒帝的不作為,讓慈禧太后來主政,大家就可以高唱「 明天會更好 」嗎?這只有老天爺才會知道!

年輕的光緒帝富有進取心與救國的熱忱,可惜失敗在無經驗與急躁的性格上;老練的慈禧太后則是一位個性好強的人,凡事都不甘屈於人後,最大的缺陷是「 窮得只剩下權 」。還是王照說得貼切:

 

戊戌之法,外人或誤會為慈禧反對變法,其實慈禧但知權利,絕無政見 …… 故以余個人之見,若奉之以主張變法為名,使得公然出頭,則皇上之志可由曲而伸,久而頑固大臣皆無能為也。 ( 《 德宗遺事 》 )

 

比起年事已高的慈禧太后,「 春秋鼎盛 」正是光緒帝最大的本錢。假如他懂得投其所好,暫時把主持變法的光環讓給老太后,耐心等待時機、韜光養晦,或是自始至終,這對「 母子 」都能夠互補優勢、團結執政,那麼歷史將會改寫。

 

【 本文章之主要參考書籍 】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 光绪朝上諭檔 》( 光緒二十四年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  黃彰健:《 戊戌變法史研究 》( 上、下 ),2007 年 3 月,上海書店出版社。

◎  茅海建:《 戊戌變法史事考 》,2005 年 1 月,生活.讀書.新知 三聯書店( 北京 )

◎  楊天石:《 晚清史事 》,2011 年 4 月,新華書店。

◎  房德鄰:〈 戊戌政變真相 〉,《  清史研究  》2000 年第二期,36 ~ 47 頁。

◎  石之軒:《 假如光緒不死 》,2009 年 5 月,中國文聯出版社。

◎  余音:《 百年黃昏:回到戊戌變法歷史現場 》,2009 年 7 月,南京大學出版社。

◎  孫孝恩、丁琪:《 光緒傳 》,1999 年 6 月,台灣商務印書館。

◎  何德蘭:《 慈禧與光緒:中國宮廷中的生存遊戲 》,2004 年 10 月,中華書局。

◎  喻大華:《 囚徒天子光緒皇帝 》,2011 年 11 月,商務印書館( 北京 )

◎  金易、沈義羚:《 我在慈禧身邊的日子 》( 原書名:宮女談往錄 ),2011 年 4 月再版,智庫文化。

◎  信修明 …… 等:《 太監談往錄 》,2010 年 7 月,紫禁城出版社。

◎  王照、王樹柟:《 德宗遺事.光宣小記 》,1973 年 9 月,台灣學生書局。

◎  近代史料筆記叢刊:《 樂齋隨筆、崇陵傳信錄( 外二種 ) 》,2007 年 6 月,中華書局。

◎  蘇繼祖:《 清廷戊戌朝變記 》,電子書版本。

 
, , ,

ANNIEV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une
  • 謝謝﹐今日溫故知新了。
    有看後宮甄嬛傳嗎﹖
  • 哇 ~~~ 好久沒看到你的留言了。

    這篇拙文只是無聊的隨想,並沒有啥涵義啦!以後想寫光緒的文章還是會繼續寫的,但每次都寫得又臭又長,而且總是忘了踩煞車 .....哈哈 ~~~

    我沒看這個連續劇,可是我知道它很紅。( 有機會再找線上播放看看 ) ^^

    ANNIEVAN 於 2012/06/18 20:21 回覆

  • 陳征宇
  • 有料好文 借分享 謝謝~~
  • 謝謝!

    光緒皇帝似乎已被世人誤解太久了,希望這篇文章對您有一點幫助。

    如果您對此還有進一步的興趣,文章後面的參考資料可以當做延伸閱讀喔!^^

    ANNIEVAN 於 2012/10/05 21:48 回覆

  • 海倫
  • 寫得好詳細!!佩服佩服!
  • 謝謝。

    我認為光緒皇帝其實是個很不錯的君主。從戊戌變法期間所發出的種種上諭和改革作風看來,他並不像世人所認知的那般「懦弱」與「無能」。

    直到今天,光緒皇帝的一些看法都還非常適用。而且一點也不落伍,例如對於新聞媒體的看法與期許。但他最大的缺點就是空有滿腔的理想與熱忱,卻沒有老練的從政經驗配合,因此在那種特定的時空環境之下,始終都沒有機會掙脫傳統的束縛,實在令人惋惜。

    總而言之,上天只給他表明奮發圖強的改革決心,卻沒有給他施展救國抱負的機會。

    ANNIEVAN 於 2013/04/12 17:51 回覆

  • 路客
  • 滿清之於中華,滿清是殖民統治者。 故有“驅逐韃虜,恢復中華”一成功革命。 異族殖民統治與被統治者之間矛盾是社會根本問題。 尤其是滿清全族,不是生產,完全寄生在漢族身上的統治方法。造成矛盾無法開解。 光緒變法的目的是改變這種野蠻統治方式。舒緩這一長期根本矛盾。 但因人口比例此時已過於懸殊,變法結果是漢人逐步侵蝕滿清統治機構,最終仍是被推翻。 慈溪看到這一所以斷然中斷變法。 至少不為他人做嫁衣裳。 慈溪最早清醒意識到變法無法挽救滿清殖民統治。 當今論滿清,都是完全無視歷史。 為什麼孫中山等人被滿清稱之為“明遺”? 為什麼辛亥革命口號是“驅逐韃虜,恢復中華”? 論歷史人物,不看歷史。當今之人一大問題。
  • 您好,首先要謝謝您的寶貴留言。

    同一件事情經常因為大家的著眼點不同而會有不同的解讀。放眼中國歷史,王朝更替可以說是非常頻繁的。凡事出必有因,理論上只要適當的了解前因和後果,其實沒甚麼是「 不可解 」的。然而這個課題不但龐大而且複雜,非一時一年,甚至一世就能夠成就,所以解開這些謎團、探究每一事件的前因後果與真相,也是歷史學家的工作目標。因此漢人所建立的明朝為什麼會被滿族取代,相信精通歷史的您應該很清楚。

    在漫長的中國歷史上,以漢民族的眼光與史觀來看,蒙古族群建立的元朝和滿族建立的清朝都算是最大的「異族統治」。同理,站在台灣原住民或是其他大陸少數民族的立場,我們漢民族算不算是「異族」、「 殖民 」呢?我們的眼光必須放遠,不要只建立在「 民族主義 」的狹隘史觀裡。古今中外、不論哪個民族統治,他們的成功與失敗都有我們後人可學習、借鏡之處。

    您那「 尤其是滿清全族,不是 ( 事 ) 生產,完全寄生在漢族身上的統治方法。造成矛盾無法開解。 」的觀點,明顯的漢族史觀,我不太認同。滿清在入主中原後,至少在乾隆前、中期之前的八旗子弟還是很剽悍的,而清朝的皇帝自咸豐之後也逐漸地倚重漢人。滿清對於不同的民族有著不同的統治方式,久而久之矛盾自然會產生。再說少數的滿族要統治人口相對龐大的漢民族,用「 寄生 」這種詞彙解釋恐怕並不恰當。況且整個清王朝的統治階層表面上看似已被漢族「 同化 」 ( 我個人寧願運用這個詞彙 ),可是深究起來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這要認真討論起來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釋清楚的。

    另外,任何時代都一樣,人們只要過慣了太平安逸的日子就會明顯地鬆懈下來。歷來滿清政府為了安撫八旗子弟而給予了許多的特權,最後當然會有這種「 不事生產 」的後遺症。況且這是人類的本性之一,換作漢人也一樣,跟種族根本沒有關係。難道您是據此斷定清朝只有破壞而完全沒有貢獻?

    慈禧太后是一位頗受爭議的歷史人物之一,她雖然不能算是稱職的政治家,卻是手段高明的權術家。今天不論對她的評價是褒是貶,學術界幾乎都同意她的一切政治作為,是取決於自己至高無上的權力是否會被撼動而定。

    從戊戌變法的史料查詢可以得知,光緒皇帝在變法過程中,不論教育、軍事、工業、商業、媒體、金融、財政 …… 等各方面改革方案,慈禧太后其實都是默認、允准的。我一直相信,如果光緒皇帝的變法主張與救國熱忱,加上慈禧太后的真心和全力支持下,一定可以辦的有聲有色,因為她們母子倆的政治經驗與知識、性格恰好可以互補,可惜當慈禧警覺到光緒企圖改革政治制度,甚至可能動搖她的權力禁區時,她就毫不猶豫,甚至不講原因、拒絕溝通的翻臉了。這可是最壞、最悲慘的歷史結局!

    戊戌變法的過程與「 政變 」的發生原因本身就是複雜的一道謎題。您說:「 但因人口比例此時已過於懸殊,變法結果是漢人逐步侵蝕滿清統治機構,最終仍是被推翻。慈溪 ( 禧 ) 看到這一 ( 點 ) 所以斷然中斷變法 」 這一部分我只能同意第二句之後的觀點。身為政治鬥爭高手、在政壇上閱人無數的慈禧,老早就穿康有為有一心想要擠進權力核心的企圖,因此等到時機成熟,冷靜沉著的她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發動攻勢。這件在當時高階官場上人盡皆知的大事,充其量也只能算是此次「 政變 」最顯而易見的起因之一而已。可是,這並非「 人口比例懸殊 」的問題,因為嚴格上來說,百日維新的力道尚未普及全國,一般基層百姓受到的影響程度有限。

    近年來學術界逐漸擺脫以康有為、梁啟超為主的歷史觀點,在研究成果上取得了很大的突破,儘管如此,還是有許多問題尚待釐清。例如,有人認為慈禧太后及時發動政變及時阻止了「 中日合邦 」的企圖,但這部分目前似乎還僅止於是源自於康黨們的天真主張,光緒皇帝雖然有意效法明治維新,但是卻沒有他批准這項合邦企圖的史料可佐證,就有如皇帝是否知道、參與或親自批准「 圍園劫后 」的事情一樣,都還有待新的發現。

    至於「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 」這種最能挑起民族仇恨的政治語言,它可不是國父和革命黨人或其組織的突發奇想,只不過是順勢回收再利用的口號罷了,這不但是為何孫中山等人會被稱為「 明遺 」的原因,而且這兩句話多少都帶有歧視少數民族的涵義。許多歷史都已證明,這類含有民族主義、極具煽動性的口號若要打動人心,還得有適當的社會政經的背景來推動。清政府確實非常地不爭氣,腐敗到足以亡國滅種,尤其是經過庚子拳亂之後更是民不聊生,已到達令人無法容忍的地步。

    甲午戰敗後激起許多有識之士,包括漢人與少數滿人的覺醒,剛開始支持激進革命的人還只是少數,畢竟能夠以和平的方式來改革國家,誰願意走向劇烈的社會動亂?大家仍然把希望寄託在清政府、光緒皇帝的改革政策上。戊戌變法的失敗,也意味著清王朝重新振作的歷史契機永遠地逝去了。

    這場短暫的維新運動雖然慘遭扼殺,但改革開放的腳步卻再也抵擋不住。隨著出國遊歷人數大幅增加,民間也更加嚮往西方的制度與思想。孫文為此還心存感激這項讓國人眼界漸開,使得革命的種子得以迅速傳播的「德政」,站在大清皇帝的立場,愛新覺羅.載湉情何以堪!

    最後,當清廷的一連串作為逐漸地把民意輿論的天秤傾向以國父為首的革命黨,加上光緒皇帝和慈禧太后相繼去世而出現權力真空時,毫無政治遠見的攝政王愛新覺羅.載灃,居然還不識時務地批准那些王公貴族們所組成的「 皇族內閣 」,使得原本對於君主立憲制尚存一絲希望的人們,終於意識到所謂的「 新政 」只不過是一座海市蜃樓,才一面倒地支持革命黨,進而推翻了整個滿清王朝的統治。

    假如慈禧太后真如您所說的:「 最早清醒意識到變法無法挽救滿清殖民統治 」,那麼她為何在發動政變,推翻光緒皇帝的部分改革成果之後,還要在變法的廢墟之上繼續積極實行「 新政 」,甚至比戊戌變法走得更廣、更遠,也更深呢?

    請不妨從人性的角度去思考吧!

    ANNIEVAN 於 2014/12/14 20:53 回覆